peace and Rick

Syleen木子杉:

不知道大家看到没…小白带小魏去别止是因为他同学结婚…………
我,我好像有点zqsg了😭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orz
这是什么浪漫滴情节啊!!!QAQ

请问 这四种笑容中 包含的是同一种情绪么?

花花只要和day站一起就会迷你的不成样子
简直金毛变茶杯泰迪
现在我终于不怀疑🐻说自己跟day差不多身高了

既然插不上话 那就用实际行动吸引哥哥注意!
喜欢一个人就是想不停的 逗他 岔他 撩他 凝视他 触碰他 没毛病的 day总

山花girl在磕糖时总是无法忽略的一份情…

完了,我在这个邪教坑里出不去了!
重看一遍节目的话应该能剪出一整部新戏,就叫《一天的小心思》好了。最开始依赖感并不太强,越到后边几期,越是身体力行的实践着“哥控”这两个字。
自己的cp“糊涂兄弟”仿佛已经不再营业,只一心扑向他大勋哥。如果说分组、任务之类产糖环节都是应节目组要求而安排,那每一次热切地注视和主动靠近的肢体,就没法解释了吧。
话题总是被一天不由自主的带向花,本来就是话不多的性格,结果一开口不是cue他哥,就是cue他哥,也是没眼看了…
眼罩环节“让我看看我哥戴上什么样”、接听星主任务“我要模仿我哥”、你画我猜任务“首先我要感谢我的表演老师魏大勋”都是看似玩笑的互损,但我第一个想逗的就是你,这种心情也是快溢出屏幕外了。
然后就是虽然极力克制,但仍旧不由自主靠近得身体。看得出一天是真心喜欢和哥哥一起玩,但无奈半米之内总有个会死亡凝视的山老师。印象最深的是那个路透,喊完广告词原地解散后,一天一路跟着他哥走到边上,结果山花突然开始打闹,并且自带结界…当时真的很心疼了,hhhhhh花花你倒是回头看看跟着你的day总啊。
总之,作为一名不太专业的山花girl,此刻正骑在天勋的墙头上张望,盼着下一期的糖能再多些…再多一些…

猪仔和痦子猫都要帶走 我们有钱人从来不做选择题

六厘米中药丸:

“听说今天会经过一个东北来的大老板”

生而为人,我很遗憾。

你不知道的Anne:

关于网络暴力和人生价值的一点想法。


这两天看了两期节目,一期奇葩说,一期十三邀。因为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让我看不懂这个社会,也时时刻刻会问自己作为一个必须活在社会里的人要怎样做,才能生存下去,又不违背心中的自己。




从众主义。Conformist. 这个词很可怕。


许知远说现在的人习惯于包裹自己,因为这样会是安全的。在找不到为什么去活的答案时,不如包裹自己,就为了融入这个社会而活。


这就是网络暴力的终极答案吧。互相依存,寻找共同感,而获得活着的意义。


但是就像蔡康永所说,这是一只怪兽。怪兽,是吃人的啊。就算它是为了让自己活下来而吃人,但它也杀了人啊。


这些包裹着自己的蝼蚁,砂砾,齿轮,他们说的每一句恶言,都在孕育这个怪兽。


而那些将网络暴力包装成正义,道德,天谴,或者说这是罪有应得的人,则是在一厘米二厘米地向上打开这个怪兽的笼子。




在这场辩论播出后的第14个月,我很想站在那场辩论的辩手面前告诉他们:


怪兽已经被放出来了。它已经关不回去了。


它出来后吃了太多的人,长成了一个庞然大物,它把笼子都撕碎了。




许知远说,这个社会其实更少特立独行了。颜如晶说,这个世界不会再好了。


时至今日我只能说,你说得对。


然而这就是放弃让这个世界变好的理由吗?


有些人放弃了,他们成为了新的蝼蚁,砂砾,齿轮。有些人没有放弃,他们是许知远,是蔡康永,是姜思达,是梁欢,是那个北京申奥成功纪念日里,不能提及的名字。


而有些人和我一样,在选择中苦苦挣扎。




我们在东方集体主义的社会里成长,学会了通过别人的认可来获得价值。但是有些孩子长大后发现,这个世界并不好,可那个最初的自己已经找不着了。


虚无感,佛系青年,空心病。都源自于这样的碰撞最终导致的无止境的自我负面评价和无所适从的焦虑。


如果我做的所有努力都是徒劳无功,如果我无法改变这个世界的一丝一毫——我要怎么活?我为什么要活?我还要不要活?


这样的问题太可怕了。而我找不到答案,这更可怕。




号召锁上笼门的人被怪兽扑倒,在泥里被万人践踏。


生而为人,我很遗憾。




相关阅读与视频:


时代空心病与焦虑经济学(强烈推荐看到这里的读者点击链接阅读北大心理咨询中心总督导徐凯文的演讲稿)


http://www.psychspace.com/psych/viewnews-12873.html


奇葩说:丑闻主角就活该被万人虐吗


http://www.iqiyi.com/v_19rroel6ds.html


十三邀 第九期:许知远对话李诞


https://v.qq.com/x/cover/ovho80cnoysl1e3/o0025si51rx.html




最后想对看了可能担心我最近抑郁症情况的人说,没关系,我还好。我好像已经习惯了生活在这样的社会里,但我又不想这样轻易地被规训。在这次网络暴力事件发生之后这么久的时间里,我没有掉过一滴眼泪。但却在看这一期十三邀里一个年轻女孩说“生而为人,我很遗憾”的时候,忍不住地想哭。我不为这个社会悲哀,我只为无法以一己之力改变这个社会而感到抱歉和难过。

[百万]难渡人间

前方隧道入口:

*




王昊坐在床尾的地毯上用烟盒搭积木,搭到三层时候发现少了一个盒子,完美对称的造型瞬间不完美了,他掀起来帽子挠挠头像是在想解决方法。




从身后团成一团的被子底下摸了摸,又摸到一盒没拆封的黄鹤楼,他放手里掂了掂,小心翼翼地放在最后的位置。




结果还是倒了。




满满的一盒烟太沉了,瞬间压垮了这个本身就不太牢固的结构体。王昊盯着面前乱七八糟的“废墟”发了一会呆,像是在想解决方法,好像也没什么别的方法了。




他伸手捞回来那盒罪魁祸首的黄鹤楼,拆开抽出来一只叼嘴里点上,然后又俯下身把剩下的空烟盒往自己面前拢了拢,着手准备重建。




抽完了不就空了,空了不就不塌了。




他缓慢地眨眨眼,好像没意识到烟灰落进领口。




*




第二天了。




杨强把手悬在门把手上犹豫着要不要进门,他挺怕王昊想不开的,但他又知道王昊肯定还活着,毕竟门缝里还在源源不断像失火了一样往外冒着新的烟味。




很多地方听说都下了雪,杨强回头看了眼窗外,北京的天还是灰突突的,没有太阳也没有雪,看得人心里闷闷的。




他昨天进屋给王昊送吃的的时候王昊正坐在衣柜里抽烟,腿悬在空中一晃一晃的,让他想起来王昊小时候带他在假期翻墙进学校,坐在学校的单杠上吹风的日子。




那个时候王昊也是这样,腿一晃一晃的,透露出有点傻乎乎的天真味道,手里不熟练地夹着一根烟,笑声清亮,像是集了平生的开心事一起在笑。




“多伦多……多伦多雪也很大吧?”




现在的王昊没有笑,他皱着眉,一副很不解的样子看着窗外,然后把视线转到杨强身上。




杨强一愣,“哥,你……”




“你出去吧,我自己待会,多大点事是吧。”




然后他还没来得及给王昊开窗透透气,就被赶出来了。在之后,他就没敢进去过。




*




多伦多确实太冷了。




直逼零下三十度,树上都有形状奇怪的冰棱。白曜隆坐在车里刷手机,刷微信界面,一下一下再一下,置顶的消息栏始终没有动静。




他有点后悔半个月前答应和王昊先分开一段时间了,当时两个人工作都忙,心情也差,闲下来竟然说不到两句话就开始吵,所以听了王昊的话索性分开了。




操他妈,听王昊的话就没好过。




白曜隆拿手机的一角敲着自己脑门,敲了一会又放下来刷新微信界面,还是没有,他干脆往下划了划,把语气阴阳怪气地来他这里打听“真的假的?”的人都拉了黑。




真你妈了个逼。




他胸口一口闷气,刚想切个界面订机票回国,就收到杨强的新消息:




“老白,你得回来了。”




*




王昊锲而不舍地抽完了那一盒黄鹤楼,嗓子疼得像他年少跳舞学劈叉的感觉,他站起来甩了甩坐麻的腿,跪在床边又从被子里抠出来一瓶冰糖雪梨。




ok,润喉抽烟两不误,嘻哈人生。




他被自己逗乐了,趴在被子上嗡嗡嗡地笑了一会,像一台年久失修的发动机,停转的命运就在眼前了。




说实话,他有点胃疼了,不吃东西,喝凉饮料,一根接一根的抽烟,他能想象到自己现在什么鬼样,可是他控制不住。




疼一点也好,疼就说明还活着。




还活着,就有希望。




他刚重新盘腿坐下准备重新搭他的烟盒积木,卧室的门就被推开了,客厅里开着灯,他屋里没有开,光线一下涌进来像是带着利刃,他忍不住又咳了起来。




光很快又消失了。




王昊抬起头看站在门口的高大身影,身上还带着地球那一边的冷空气,凛冽、威猛、年轻、富有生命力,能拯救世界。




他想问白曜隆怎么回来了,不是在群里说过两天才回来吗,可他一直在咳,怎么也停不下来。




白曜隆站了一会,等身上的冷气散了散才靠近王昊,他蹲在王昊面前,像是面对一个迷路的小朋友。




他看着对方手里的烟盒和扔了一地的烟头,没有问你还好吧,没有问你抽这么多烟是不要命了吗,也没问你这样自己呆几天了,他语气轻柔地开口:




“你在搭积木?我能和你一起不?”




*




王昊突然咧嘴笑了。




“嗯。”




他点点头,分给白曜隆一个烟盒,两个人像幼稚园蹲在沙池里做城堡的真正的小朋友一样,你一块我一块的,搭完了王昊的三层小建筑。




白曜隆放最后一个黄鹤楼烟盒时,突然有一滴水落在自己手背上。




他抬眼去看王昊,对方帽檐压得低低的,把整个人都笼在阴影里,看不到表情也看不到脸,但白曜隆知道他哭了。




“你回来干什么?”




“看你。”




“不是说好拉倒了吗?”




“你这样,我不放心和你拉倒。”白曜隆揉揉鼻尖,屋里的烟味太重了,他都有点不适应,“别的小朋友都有人接,我也得来接你啊。”




“傻逼吧你。”




白曜隆蹭到王昊身边,强行把对方头往自己怀里一摁,还不忘把帽子给王昊摘下来。




“别哭啦万万,我在呢。”




*




我陪你搭积木也陪你过冬天,我陪你抽烟也陪你在人间走一遍。






乱说两句。

说好的炸鸡块呢🍻:

今天先不更啦。提前吱一声,怕有的姑娘会等。


想跟你们走心聊聊天。


知道现在情况不乐观,不过咱别丧。其实从我听说hhh这个名字到现在差不多有一年,当时的评论底下都说本土黑怕有未来了。那个时候就是跟几家别的厂牌一起随便听听,也没太关注,连成员都不清楚。也没想到有朝一日会铁了心站在他们这一边。


音乐圈有没有鄙视链我不清楚,但我知道听歌的人们确实有鄙视链。好久之前就想说这个,不过总担心用词不当会惹人反感。今天看着建的自家歌单里空荡荡的实在忍不住,又觉得没啥好顾及的了。我直说给你们瞎唠一下子吧。


我对音乐算是比较杂食,源于贪心,源于跟人攀比,所以真的是啥类型都会试图去接触。小时候最先是因为喜欢仙侠系列的东西,入的古风圈,最早听的是董贞河图。在小学生之间确实算是冷门了,年纪小又比较中二,确实一度很有优越感。我个人是很享受某种与众不同的优越感,而且现在想想也觉得我自己的作文最初也是受了古风歌词很大的影响2333  后来长大一些才会分辨这些华丽歌词里的优劣,也了解到一些不那么光彩的事情,经典的几首歌听了又听,后来或许也是因为口味变了吧,现在关注古风唱见也不太多。


初中那个时候是丁日他们比较火的时候,说实话我年纪小的时候真的不太能欣赏的来欧美。非常清楚的记得当时为了可以站在那个所谓“听歌鄙视链”的顶端,我集中去了解了一批欧美流行歌手,入门级别是钱婆和lenka,我觉得应该不少人跟我一样😂😂 。后来对“潮流”的执着追求断了是因为一步踏入了所谓二次元哈哈哈哈,大概是初三初四的时候,再次坐拥满满的优越感,成为一名常用颜文字的双马尾少女(x)


那段时间就是v家啦,nico唱见,非常日系23333


而且想想当年追番真是诸神时代啊,小篮球啊free啊,进击啥的,都助我打开腐女子之路的大门()


干脆把我趴过的坑都说一遍吧,黑花青黄利艾凛遥鬼白双花,嗯都列出来肯定能遇着同好😂😂😂😂


干物妹小炸的年代在高中结束,现在虽然还看番不过明显感觉自己没热情了😂😂当时特别积极参与漫展,现在完全是养老院状态了。


以上音乐风格基本算小众吧,虽然周围同龄人里有不少兴趣爱好一致的,不过ktv里好多都点不到😂😂


我是一个不太有远大目标的人,活的比较随缘😂😂从来没把自己的理想当成奋斗目标。我总觉得梦想就是想想让自己开心就好了。现实里我的生活走向是另一个宇宙。


高中的时候改掉很多坏毛病,比如为了彰显自己的二次元身份去挂人啊撕逼啥的。那个时候自我感觉审美水平真的是质的飞跃了,虽然飞跃过后也没有多牛逼,不过至少明白了一个道理,各种圈子的作品都有它自己的魅力所在。我欣赏不来的艺术形式,我就不听不看,更不黑。


高中的时候一度认真的想要做相声演员,(插一句嘴给你们推荐一下卢鑫玉浩,俩年轻人,感觉超会玩梗)然后背了一下报菜名,以备不时之需,可以装逼。


在这个时期我皮了一下子,我跑去关注了韩圈。对,因为有一段时期不少人总批评他们。我就想我不能干听他们批判啊,我好歹自己去看一下子再做评价啊。于是我就去了。


(再插一句嘴,天长地九金茶蛋!)


入坑可谓相当晚,当时三辑后续都打完歌了。我跑去补综艺和舞台,把他们认了个遍,然后今年七月作为一个穷学生忍痛给四辑贡献了一张预售,结果前两天刚刚才寄到我家😒😒😒  总之八十万预售里有我一份子,超骄傲的。


是,总有人说kpop口水歌啊没内涵啊妖孽啥的。然而事实上,别的我不了解,单就茶蛋一个团队来说吧,咆哮这样的神曲抓耳性就不用说了,每年冬专都是芭乐情歌旋律同样做的很好听,四辑主打又很新鲜做了雷鬼乐风格。司马那样的毕竟大公司,编曲我虽然不懂,但是显然不会差。这段时期我开始玩知乎,同样的,为了站在所谓鄙视链的顶端,为了装逼,我去了解了音乐结构。hook啊bridge啥的。嗯显然依旧并不是很懂。就是简单知道了一些音乐编曲方面的知识。但是哪怕是知道了这可怜的一点点门外汉知识,我去看了专业乐评人对他们专辑的评价,这个时候我去夸他们的音乐他们的作品,言词似乎也就不那么苍白了。


于是我真情实感去饭了韩团,然后告诉自己,的确并不是有些人黑的那么不堪。


进欧美圈也一点都不早。我可是错过了三部院线钢铁侠啊。队三带我入的mcu,后来反应过来我原来那么早就见到了荷兰虫啊真是缘妙不可言()


这个阶段也是我目前稳稳蹲在坑底的阶段,暂且称为盾铁随缘阶段。把电影差不多补了之后实在没耐心看漫画,而且实体真的超贵买不起(x)目前的人生目标是嫁给铁罐。


在差不多同一时期我终于对欧美圈开窍,不仅是同人圈也还有音乐圈。这就不多说了,我的尿性从一而终,当然是先从每年的格莱美公告牌入手的😂😂


今年网易云的年报出来,写我的听歌风格成谜,我还是挺骄傲的。谁不想要全能啊。即使不是真正能力上的全能,而仅仅是听歌上的广撒网。我还是为自己的杂食感到无比开心。


最后说说我被最近这一系列破事硬生生搓揉成铁粉的黑怕。


记得我之前关注了韩圈吗,记得我的相声演员梦想吗
😂kpop里经常加入rap,应该也都知道男团里会有rap担当之类的。我是那个时候对说唱这种形式感兴趣的,虽然当时我叫它rap,并没有嘻哈这个概念。i wanna be a rapper,我当时是这么瞎说的,因为还同时看了一本叫混音人生的小说。(突然发现自己到现在都没看完。)


对的,rapper和相声演员都是练嘴皮子的。虽然我本人不太爱说话但是我居然有着侃侃而谈的梦想,真是好励志。


于是从韩圈rap开始,听了不少韩语说唱。smtm我倒是没看过。不过去年这个时候网易云应该刚火,我也跟风去了,大家也都知道日推和私人fm的神奇,我当时对嘻哈歌手的了解还仅仅只有在内地相对可以说较为著名的阿姆和麻辣鸡。于是搜了这两位,听了歌,接着就是命运的连接点,日推给我带来了红花会。


不仅仅红花会,还有天府事变和直火帮等等,当时我没在意,都分不清。见的名字不少,听的歌一点也不多。


好像为数不多听完了一遍的有江湖流和beast。


别的真的只是收藏一下,毕竟冷门,多少有点装逼的成分。


虽然很想做个老粉,不过我还是没那个前瞻性,在有西瓜播出之前我只是听说,挺遗憾的,不是粉丝。


今年夏天我就不多说了。我爱他们,真心觉得酷。从这开始才真正打算去听嘻哈,努力去认识麻神认识喇嘛,我想成为的是一个听者,我希望我对一首歌的认可是有价值的。


所以今天看着自己空了的歌单,忽然就想了很多。我跟朋友讨论的时候说,我真的没想到会这样。


我前几天还在想,我得为我喜欢的歌手做点什么,因为他们真的有很不错的作品。我还打算着写一篇长文,用七首歌介绍红花会,让平时只能看到流言的路人拨开那些破事看看他们真实的作品,顺序都想好了,从黑怕不怕黑开始;然后HHHforever让人们看看这群年轻人的real talk;兰亭集序,让人们明白这群年轻人的是非观;生儿如风,让人们看看他们无数种风格的可能;地平线,R&B旋律的结合;中二病,他们其实是跟我们一样的死宅少年;圣诞节,我想告诉人们黑怕可以脏,可以酷,可以脏而不酷,也可以酷而不脏,怎样都可以,我分的清什么是创作中的言语,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学,从头到尾我不过是选择欣赏这首歌其中的旋律,节奏,语言排列的听觉感受,迷幻而性感的氛围而已。


是,现在他们受众广了,有些东西需要注意。我没话说。审核这样的敏感歌词我一点意见也没有。因为我只能保证我自己享受这首歌里可爱的部分,但毕竟还有万千青少年和保守派不是?没有什么贬义,是确实不合适。


可我看不过不接受这种音乐形式的人故作聪明的来指点江山。


冷嘲热讽。


KY调侃。


出言不逊。


恶心。


恶心。


从一件娱乐新闻引来无数苍蝇虱子,心怀不轨的叮在我热爱的文化里。


恶心。


不想再说嘻哈在国外的发展形式。


在国内,嘻哈就是个孩子。它没长大。还在成长。


因为是外来的音乐形式,脱胎于黑人文化,因此国内rapper从模仿开始。任何一种文化的发展都需要时间,从模仿到拥有自己的风格,针对国内风气做出调整,进行本土化,培养一批受众,改变固有的音乐市场格局……这一切都需要时间。


总感觉有些人看着国内嘻哈,就像在看一个畸形的孩子。


我不知道这其中,某些图谋不轨的言论导向起了多大的作用。


至少,我看到了妖魔化,看到了“审丑”这样的评价。


我个人了解信息的渠道可能有偏重,可能不太全面。所以如今的情况究竟如何,我不再多做评判了。


退一万步,如果连HHHforever这首歌也违规下架,那我真的无话可说。


无。话。可。说。


我现在还挺理直气壮的。因为即使你剥开我粉丝的皮,我也是个正儿八经的年轻听众。


我是个听众。


我是个听众!


你便不应该轻易冒犯我的歌单。







fin.


致歉首页,占空间了。实在想说话。











不要葱花:

我能整理hhh歌单
只要油管上有的歌我都能帮忙下载
有人想要的能私信我
如果只要几首歌的就告诉我歌名
我能比较快传
如果每首都要的
我整理出来发给你❤️

但要等我回家😓
看大家都很难过 希望能帮上忙!

tag我就不带了
但如果有人能帮我按推荐就好了
希望让更多需要的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