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ce and Rick

生而为人,我很遗憾。

你不知道的Anne:

关于网络暴力和人生价值的一点想法。


这两天看了两期节目,一期奇葩说,一期十三邀。因为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让我看不懂这个社会,也时时刻刻会问自己作为一个必须活在社会里的人要怎样做,才能生存下去,又不违背心中的自己。




从众主义。Conformist. 这个词很可怕。


许知远说现在的人习惯于包裹自己,因为这样会是安全的。在找不到为什么去活的答案时,不如包裹自己,就为了融入这个社会而活。


这就是网络暴力的终极答案吧。互相依存,寻找共同感,而获得活着的意义。


但是就像蔡康永所说,这是一只怪兽。怪兽,是吃人的啊。就算它是为了让自己活下来而吃人,但它也杀了人啊。


这些包裹着自己的蝼蚁,砂砾,齿轮,他们说的每一句恶言,都在孕育这个怪兽。


而那些将网络暴力包装成正义,道德,天谴,或者说这是罪有应得的人,则是在一厘米二厘米地向上打开这个怪兽的笼子。




在这场辩论播出后的第14个月,我很想站在那场辩论的辩手面前告诉他们:


怪兽已经被放出来了。它已经关不回去了。


它出来后吃了太多的人,长成了一个庞然大物,它把笼子都撕碎了。




许知远说,这个社会其实更少特立独行了。颜如晶说,这个世界不会再好了。


时至今日我只能说,你说得对。


然而这就是放弃让这个世界变好的理由吗?


有些人放弃了,他们成为了新的蝼蚁,砂砾,齿轮。有些人没有放弃,他们是许知远,是蔡康永,是姜思达,是梁欢,是那个北京申奥成功纪念日里,不能提及的名字。


而有些人和我一样,在选择中苦苦挣扎。




我们在东方集体主义的社会里成长,学会了通过别人的认可来获得价值。但是有些孩子长大后发现,这个世界并不好,可那个最初的自己已经找不着了。


虚无感,佛系青年,空心病。都源自于这样的碰撞最终导致的无止境的自我负面评价和无所适从的焦虑。


如果我做的所有努力都是徒劳无功,如果我无法改变这个世界的一丝一毫——我要怎么活?我为什么要活?我还要不要活?


这样的问题太可怕了。而我找不到答案,这更可怕。




号召锁上笼门的人被怪兽扑倒,在泥里被万人践踏。


生而为人,我很遗憾。




相关阅读与视频:


时代空心病与焦虑经济学(强烈推荐看到这里的读者点击链接阅读北大心理咨询中心总督导徐凯文的演讲稿)


http://www.psychspace.com/psych/viewnews-12873.html


奇葩说:丑闻主角就活该被万人虐吗


http://www.iqiyi.com/v_19rroel6ds.html


十三邀 第九期:许知远对话李诞


https://v.qq.com/x/cover/ovho80cnoysl1e3/o0025si51rx.html




最后想对看了可能担心我最近抑郁症情况的人说,没关系,我还好。我好像已经习惯了生活在这样的社会里,但我又不想这样轻易地被规训。在这次网络暴力事件发生之后这么久的时间里,我没有掉过一滴眼泪。但却在看这一期十三邀里一个年轻女孩说“生而为人,我很遗憾”的时候,忍不住地想哭。我不为这个社会悲哀,我只为无法以一己之力改变这个社会而感到抱歉和难过。